主页 > 频道成果 >薄酒莱误会大了? >

薄酒莱误会大了?

2020-08-02 23:44

薄酒莱误会大了?

探究葡萄酒的 20 多年生涯中,薄酒莱(Beaujolais)让我看见最多葡萄酒界一直误用的迷思,也发现一处因误解而得以存在的美酒天堂。

最熟知、也最常误解的葡萄酒薄酒莱,是以加美(Gamay)葡萄酿成的红酒。这个位在法国中部勃根地南边的产区,因生产赶在每年 11 月第三个星期四就装瓶上市的新酒而闻名,但高知名度换来的,却是难以翻转的偏见与误解。其实,薄酒莱的真实面貌跟大部分人想的不一样。葡萄酒专家与大部分酒迷都未醒转之前,薄酒莱是葡萄酒世界中最被低估的精彩产区之一,也仍是一个还没有被精品化操弄污染的美酒天堂,此时不喝,更待何时?

薄酒莱等于「新酒」?

大部分的人听过和喝过的薄酒莱,大多是称为「Nouveau」或「Primeur」的新酒,甚至以为只有薄酒莱才有生产。但其实,法国的法定产区都以每年 11 月第三个星期四为当年新产葡萄酒的上市期限;颇多产区如隆河丘(Côtes du Rhône)或土伦区(Touraine)也都产新酒,甚至连勃根地的马贡区(Mâcon)也产白酒新酒。

只是薄酒莱新酒实在太知名!在法国以外地方完全独占了新酒的印象。事实上,新酒只占薄酒莱三分之一产量而已,占比虽高,仍有近 7 成的红酒是正常酿造,经较长时间熟成培养的非新酒,在酿法与风味都跟新酒不同,更值得认识和品尝,且因少了空运费用,酒价甚至常比新酒还低。

薄酒莱 12 个法定产区中,有 10 个是完全不产新酒的产区!这些依据葡萄园的自然条件和酒的风格划分出来的「Cru du Beaujolais」,属于村庄级产区,是薄酒莱最精华区,列级的 6,000 公顷葡萄园不仅不须在标籤上标示 Beaujolais,也不允许酿造新酒。不幸的是,这些最珍贵精彩的薄酒莱,却被新酒的高知名度遮掩,反而较不知名,难以平反对薄酒莱的误解。

要趁新鲜喝,不宜陈年?

薄酒莱以新酒闻名除了源自行销巧思,并非全出于偶然;这里产的红酒在新酿成时就非常柔和可口,没有太多坚硬涩味,且常有奔放的新鲜花果香气,是最适合年轻早饮的红酒。即使是正常酿造的薄酒莱,上市后马上就可开瓶享用,跟常须超过 10 年瓶中熟成的顶级波尔多或勃根地葡萄酒很不一样。

加美是薄酒莱红酒唯一採用的葡萄品种。相较于卡本内─苏维浓(Cabernet Sauvignon)、希哈(Syrah)或甚至黑皮诺(Pinot Noir)等国际名种,加美的皮较薄,且果粒较大,比较多汁,单宁却较少,酿成的红酒不会太涩,口感柔和清淡,加上果味丰沛,很适合早喝。只是,年轻时即适饮的葡萄酒常认为不适合久存,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。虽然单宁有抗氧化功能,但并不是唯一可让葡萄酒耐久的原因。例如白葡萄酒几乎没有单宁,但却有许多白酒比顶级波尔多还耐放。

虽然跟教科书不一样,但最近几年喝过数十款 1950 到 1980 年代间的薄酒莱老酒,与难以数尽十年以上的熟年酒,美味的程度让我不得不改变想法。陈年后的加美不只很像成熟的勃根地红酒,有些甚至比同年的黑皮诺还要新鲜年轻,保有果香与活泼的酸味。重新反省对葡萄酒耐久潜力的迷思,是我从薄酒莱学到的最珍贵课题。适合早喝的葡萄酒也能很耐久,薄酒莱是最好的明证。

许多年轻时口感硬涩难以入口的葡萄酒,庄主都会以还未成熟、须再等等才能变好来解释。有些确实如此,但有时只是藉口跟託词。可以耐久不坏跟变得更美味优雅是两件不一样的事,前者是手段,后者才是目的。薄酒莱无须痛苦的手段就能有美好目的,其实更接近我心中的完美葡萄酒。

价格不高,代表品质普通?

自 1970 年代以来,薄酒莱新酒的流行加深了薄酒莱的误解,风潮消退之后,也带来了经济危机。长年萧条的酒业因葡萄园价格低迷,意外吸引许多前来开创梦想的年轻酿酒师,以及南下开疆闢土的勃根地酒庄和酒商,当地原已蓬勃的自然派,在新一代年轻葡萄农间开枝散叶,过去数年间形成百花齐放的新兴运动,孕育出现今法国酒业最旺盛的活力。或老牌历史名庄如 Ch. Thivin,或大师级酒庄如 Marcel Lapierre,或勃根地酒商成功抢滩如 Ch. des Jacques,或年轻新锐 Domaine Tillardon,或筑梦成功的 Domaine Les Capréoles,这许许多多快速扩增的菁英酒庄群,让薄酒莱酒业前所未有的多样与精彩。

却因是薄酒莱,即使酿成世界级的伟大珍酿,酒价总是被低估!如薄酒莱最昂价的酒款 Jean-Foillard的 Cuvée 3.14,在当地每瓶常仅 60 欧元,或如 Domaine Chignard 酒庄风格有如 Chambolle-Musigny 般优雅精緻的 Les Moriers 却很少卖超过 20 欧元,这是现在顶级薄酒莱的价格门槛。最顶级酒况且如此,其他酒常只能求不要赔本!因为当地葡萄园大多仍採传统引枝种法,以高密度种植,很难机械化,仰赖人工耕作与採收,产製成本相当高。这是一个对薄酒莱葡萄农最艰辛的年代,却也是喝薄酒莱的最美好年代,酒迷能尽情挑选酒款,完全不会像勃根地、香槟或波尔多葡萄酒,容易受有限预算所苦。

这点其实非常重要,让薄酒莱在台湾能化为日常就可来上一杯的美味饮料。经常同桌共食的台湾餐桌,配菜广度几乎没有死角的薄酒莱是完美佐餐酒,特别因它是可冰着喝的红酒,更成为亚热带岛屿上最接地气的饮料。如果要我选台湾的国民葡萄酒,没有太多犹豫,不是黑后也不是金香,唯有薄酒莱。

当前阅读:薄酒莱误会大了?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