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频道成果 >清代君臣的「戒菸三重境界」:为身体而戒是最低的层次 >

清代君臣的「戒菸三重境界」:为身体而戒是最低的层次

2020-07-21 18:03

西元一九○○年,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在西逃的路上,光绪帝无比压抑,时常端着水菸袋一口口地抽吸泾阳的「兰菸」,排遣心中郁闷。至于忙里偷闲的慈禧太后,不时也在吞云吐雾。老佛爷饭后尤其喜欢吸甘肃的「青条」水菸,专门侍候太后的宫女,随身就携带着火石、蒲绒、火镰、火纸、菸丝、菸袋等六宝。其实,上至皇宫贵族,下至贩夫走卒,瘾君子都大有人在。以清朝人吸食方法而论,既有旱菸,也有水菸、鼻菸,还有外国人製作如同现代的纸菸、捲菸。

瘾君子无处不在

菸草,早名「淡巴菰」(Tobacco的音译),亦名「金丝明薰草」,原产于北美。十五世纪后,西方商人从印第安人那儿学会了菸草的吸食和种植方法,逐渐将其传入菲律宾,时称「吕宋菸」。

明万曆年间,其自菲律宾传入中国闽广。菸草引进初期,本作药用,人们吸菸是为了防病治病。清初《本草逢原》载,菸草「始入闽,人吸以祛瘴,而后北方人藉以辟寒」。着名医家张景岳将其收入《景岳全书.本草正》,言其有「避瘴气、逐寒毒」之效。入清后,人们更广为种植、吸食,「今则山随海噬,男女大小,莫不吃菸」。菸草迅速与中国文化结合在一起,成为民众的基本生活品,一旦上瘾则须臾不能离了,「人呼为『相思草』,言不食则相思不能已也。」(金埴《巾箱说卷》)明代后期,北方各边防要塞,「衔长管而火点吞吐之」已成为普遍现象,甚至有因抽菸而「醉」倒者。到了清朝,风气更盛,「公卿士大夫,下逮舆隶妇女,无不嗜菸草者。」

戒菸,成就「十全老人」

纵然一时混迹于中药行列,但有识之士,特别是经验丰富、眼光独到的医学家,还是从菸草貌似中药的「包装」中嗅出其恶臭,发现其斑斑劣迹。

菸草的有毒副作用早就引起医学家的关注,并萌生最早的戒菸意识。由于菸草大多经燃烧后从鼻咽等气道进入人体,获得快感,因此,医师们判断出许多和呼吸系统(肺脏)有关的疾病与之脱不了干係。清初医药学家张璐在《本经逢原》中说:「毒草之气,熏灼脏腑,游行经络,能无壮火散气之虑?」另一位医家吴仪洛在《本草从新》中将菸草归为毒药类,发出「卫生者宜远之」的告诫。

乾隆皇帝生活在大清盛世,本人文韬武略,业余爱好也精彩纷呈,搞收藏、品美酒、画水墨、赋诗词、阅历史等,无不涉猎,无所不玩,自然对于菸草这玩意儿,也是由好奇发展到爱不释手。北京的达官贵人中,嗜菸者众,据说十有八九都好这口。大玩家乾隆帝不仅追时髦,简直就是要引领潮流风尚,要玩出个性,于是,他吃饭与睡觉时均菸不离口,鼻菸、水菸信手拈来,养心殿内往往被弄得烟雾瀰漫,不知情者还以为有火灾之险呢。乾隆又特意命人打造了各式菸具,美轮美奂,巧夺天工,吸食之余还能满足欣赏心理,真是一举两得,双重享受。

但是天长日久,乾隆便觉得不对劲,某天早晨起床时,他忽觉喉头奇痒无比,忍不住一阵剧咳,直咳得声音嘶哑、目眩头晕、气喘吁吁。太监见状,急忙上前为他捶背按摩,然而无济于事。太监们急得直奔太医院。众太医闻讯,不敢怠慢,倾巢而来,给皇帝大会诊。大家引经据典,搜肠刮肚,遍选奇药良方,对皇帝百般调治,但均告无效。太医们一个个如热锅之蚁,急得团团转,束手无策。

一位老太医眉头一皱计上心头,偷偷找来皇帝的身边太监,悄悄塞给他银两,打听起皇上的起居作息、生活习惯。太监获得意外收穫,满心欢喜,自然心领神会,遂东扯西谈起来,开始还不着边际,后来便渐入佳境,聊到实处:「万岁爷最近癡迷于菸草,日夜寝馈不离,那股菸味呀,熏得我等奴才不时也咳喘不已。」

太医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,马上向乾隆奏道:「皇上咳嗽不止,微臣以为病根在肺,诱因在菸。倘若不戒,损耗肺血,恐于龙体大为不利。请皇上三思。」乾隆沉思半刻,觉得有理,就试着戒了一段日子。果然,身体状况有所改观。随后,从谏如流的乾隆严令禁止内侍再把菸草、菸具呈上来,下决心彻底和菸草一刀两断。慢慢地,他的咳嗽也就不治而癒了。

这个故事见于清代文学家李伯元的《南亭笔记.卷五》。乾隆晚年自号「十全老人」,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长寿皇帝,健健康康地活到八十九岁,创造了帝王寿命之冠。所谓「十全」主要就是他自鸣得意的文治武功,不过,乾隆内心深处最为得意的恐怕是自己的健康长寿,毕竟,身体才是本钱,论起政治上的作为、文化上的建设,历代帝王如唐太宗等人都很强,圣祖仁皇帝康熙爷爷更是横绝于世,但论起寿命长短,大家都黯然失色,只有他乾隆独占鳌头了。

禁菸,成就帝王风度

其实,禁「烟」不是嘉庆、道光的专利,而且他们禁的主要是「鸦片烟」,而祖上康熙帝则是对「菸草」痛下杀手。

和许多人一样,康熙帝自幼便沾染上抽菸这种陋习。他的菸瘾起初很大,不仅会抽菸,而且「擅长」抽菸,把抽菸的功夫玩得精益求精,还是懵懂少年时,就学得一副吞云吐雾的模样,煞是陶醉,甚至自诩成熟老成。

但是,康熙帝毕竟是一位受过良好教育、终生勤学不辍、胸怀抱负、严于律己的政治家。当他成年之后,在帝王的宝座上日理万机,迅速了解到吸菸的弊端,就立即戒掉,乾净俐落,且明令禁止。他后来回忆说:「如朕为人上者,欲法令之行,惟身先之,而人自从。即如吃菸一节,虽不甚关係,然火烛之起多由此,故朕时时禁止。然朕非不会吃菸,幼时在养母家,颇善于吃菸。今禁人而己用之,将何以服之?因而永不用也。」(康熙帝〈圣祖仁皇帝庭训格言〉)他把身边的习惯昇华到了意识形态教育,有法可依,有法必依,而且要雷厉风行,以身作则。

拒菸,成就圣贤儒脉

湖南盛产气味浓烈的土菸,湖南人更擅长吸食这种特产。年轻时的曾国藩也有七情六欲,对于菸草的嗜好更不例外。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就是一个菸客,在父亲的影响下,曾国藩从小就习惯了浓浓的土菸味,十七、八岁时,菸瘾就已很大了,人赠「枪棍」称号。湘中自产的土菸,既呛又辣,劲头足,吸上一口,飘飘欲仙,曾国藩遂整天菸不离手。

二十岁时,因为抽菸太滥,曾国藩受到了师长的训斥,自尊心受到强烈刺激,也知道抽菸有百害而无一利,于是打算戒菸。为表示决心,他把自己的字「子城」改为「涤生」,他在日记中解释「涤生」二字:「涤者,取涤其旧染之汙也;生者,取明袁了凡之言: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;以后种种,譬如今日生。」但是,当时的曾国藩定力还是不足,心里也没有做好真的放下菸枪的準备,一言以蔽之,修鍊的境界还远远不够。

到了京师做官,应酬往往应接不暇,这菸草在官场上的角色不言而喻。圈内人都知道曾国藩的菸瘾非常大,「水旱潮鼻」样样精通。水就是水菸,旱就是旱菸,潮就是潮州菸,鼻就是鼻菸,这四种菸刺激性很大,没有长期的菸龄是吸不了的。

虽然曾国藩极力想对菸草说不,几次发誓,菸壶也收了,菸荷包也藏了,别人敬上来的菸也婉拒了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久久萦绕在脑海中的菸香,苦冽而诱人的刺激,把他的精神和兴趣全带走了,写字作文失魂落魄,用餐喝茶味同嚼蜡,更糟糕的是,一躺到床上,喉咙犹如万只蚂蚁搔爬,痛苦滋味难以言表。终于,他还是抵抗不住菸瘾的诱惑,把当初的决心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就这样,曾国藩在戒菸和吸菸的摇摆不定中,苦苦煎熬了十年。

徘徊在戒和吸之间,徘徊在理智与欲望之间,他觉得自己丑态百出,深深自责己身的言而无信,只会逢场作戏,他认识到自己意志薄弱、缺乏坚持,故而成不了学、成不了器,真是可叹可恨!他甚至兴师动众地叫来家人监督,但菸瘾一旦发作或是朋友「盛情难却」,还是忍不住吞云吐雾一番,自食其言。

戒菸的意志不是空穴来风,是需要学养支撑的。自从道光年间加入以唐鑒、倭仁为核心的理学团体后,曾国藩开始以「惩忿窒欲,迁善改过」为宗旨,进行修养训练,剋制私欲,压抑人性丑恶的一面。道光二十二年十一月十六日,他庄严地立下三戒:「戒菸、戒妄语、戒房闼不敬。」

就在那个月的某天,已经三十一岁的曾国藩又按捺不住,捧着白铜水菸壶「咕噜咕噜」地抽。他事后很后悔,对自己非常恼火,在日记中这样写道:「自戒菸以来,心神彷徨,几若无言。遏欲之难,类如此矣!不挟破釜沉舟之势,诺有济哉!」他醍醐灌顶,彻底认识到,一个堂堂朝廷命官,如果连戒菸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,还谈什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呢?这次他发下毒誓:「如再食言,明神殛之!」第二天,他把那支心爱的白铜桿水菸壶砸了个稀巴烂,将那捆金黄色的头等菸叶付之一炬。

真正考验戒菸的还是生理过程,由于多年的菸瘾,在戒菸的第二天,曾国藩就已六神无主,痛苦不堪。此前类似的情况屡屡发生,他曾在日记中说:「读书悠忽,自弃至矣。乃以初戒吃菸,如失乳彷徨,存一番自恕底意思。此一恕,天下无可为之事矣。急宜猛省。」

把戒菸比喻为婴儿断乳,可谓相当恰当。他在心底也曾想,先抽一点的话也是可以宽恕的,然而转念一想,如果没有一点「截断众流」的悍然,一个人不可能做成大事,尤其是那些震铄古今的大事,小恶习往往毁坏了一个人巨大的人格力量。

倚靠着强大的精神支柱,曾国藩一步步地戒除了菸瘾。戒菸之苦形同炼狱。凤凰涅槃,火浴重生。这一次曾国藩终于将菸戒绝,一直到去世都没有再吸过。此时,距离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,不足十年,他的人生道路正在逐步发生微妙的变化。纵观曾国藩的一生,他时刻都在勉励自己求进步,过程总是残酷的,就像他一生中的其他事业一样,一旦下定决心,就不肯退让半步。

戒菸的难处和境界

透过上述三则故事,可以看出戒菸的三重境界,首先看乾隆,他政治素养上不如祖父,平生最大的心思只在于享受精彩人生,当然,长命百岁做个健康的人是首当其冲的。这是为了身体而戒菸,最低的层次。

其次看康熙帝,他有强烈的政治责任感,要做史上最杰出的明君、以身作则的好长官,行事多从政治层面考虑,视野较开阔,但戒菸带有较多的功利性质。谁叫他是一国之君呢?这是为了事业而戒菸,中间的层次。

最后看曾国藩,他严格自律,坚持走一条圣贤之路,要与贪图物质享受的禽兽有所区别,甚至纯粹为了证明坚强的意志力,在意念的搏斗中获得自尊,这是他矢志不渝的戒菸初衷。为了精神而戒菸,属于最高的层次。如果没有早年养成戒除恶习的决心、毅力,没有这番磨练,智力平平的曾国藩在人生和事业上,断然不会达到日后的高度。

从这三种戒菸的层次折射出人的三种境界,不知道您选择哪一种呢?

书籍介绍

《历史课听不到的奇闻:那些你不知道的医疗外史》,时报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谭健锹

博览群书的谭健锹医师再度以丰沛的历史、文学和医学专业,从大量史料典籍中,耙梳出有别于一般历史研究的观察,并运用严谨的中西医学专业,论述历史上各种千奇百怪的疾病症状与光怪陆离的医疗现场。

秦始皇焚书坑儒皆因佝偻症?为关公刮骨疗伤的其实是无名军医?美食家苏东坡嗜吃河豚,差点去见死神?女词人李清照因太瘦导致不孕?努尔哈赤用温泉疗伤,反而一命呜呼?明朝画家徐渭的艺术成就,来自精神分裂?康熙帝爱吃肉,导致中风?北洋舰队将领流行用鸦片殉国?蒋公的牙齿到底出了什幺毛病?

本书囊括历史中的医患关係、心理分析、疑难杂症等探讨,由河豚的中毒原理,谈到一代饕餮苏东坡;「初唐四杰」卢照邻久病厌世,比较了古代与现代的临终关怀机构;从隋炀帝墓葬的挖掘,看到仅剩两颗牙齿的遗骸,进而由牙质的硬和软,联想到二世而亡的短命王朝……

一代人物终会灰飞烟灭,但他们生存的痕迹却让我们嗅到历史中鲜活的气息。

清代君臣的「戒菸三重境界」:为身体而戒是最低的层次

当前阅读:清代君臣的「戒菸三重境界」:为身体而戒是最低的层次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