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频道成果 >你的错误,不见得是你的错误 >

你的错误,不见得是你的错误

2020-06-18 02:36

你的错误,不见得是你的错误

1987年生的宜兰人,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,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。

你手上握着鸡蛋,知道手放开鸡蛋会摔碎在地上。你不想要鸡蛋摔碎,所以谨慎握好。一般来说,我们认为原因是客观的,跟价值、喜好无关。「手放开」会是「鸡蛋摔碎」的原因,这是一个客观事实,跟我们对手、鸡蛋、地板的看法无关。掌握因果关係,让人类可以跟世界正常互动。

不过有些哲学家认为上述看法不完全对。

2009年,加州理工学院的希区考克(Christopher Hitchcock)跟耶鲁大学的诺布(Joshua Knobe)在《哲学期刊》(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)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主张我们的因果关係判断,其实包含价值预设,不完全「客观」。他们提了一个有趣的案例,大致上是这样:

哲学系办公室在某个抽屉準备了一些原子笔给系上助理使用。教授跟助理都会在办公室进进出出,不过教授有自己的文具经费,所以照惯例不能从那个抽屉拿笔来用。
某天下午,一个教授跟一个助理从办公室经过,两个人各拿走了一只笔。稍晚另一个助理想要拿笔来用,发现抽屉没笔了。

抽屉的笔用完了,原因是什幺?如果你直觉上认为原因是那个教授拿了笔,而不是那个助理拿了笔,代表你的判断背后有价值预设。客观来说,在这个案例里,不管是假设教授没拿笔,还是助理没拿笔,笔都不会用完,不过依照规定不能拿笔的是教授,所以当笔用完,我们自然归咎于教授。

希区考克跟诺布认为,人会自然地将原因归于那些他们认为「应该改变」的东西。笔用完了,原因是不该拿笔的教授拿了一只笔,而不是可以拿笔的助理拿了一只笔。鸡蛋掉在地上,原因是你没拿好,你应该小心一点才对。

硬要说,「助理当天也拿了笔」跟「万有引力」当然也可以算是大家没笔可用和鸡蛋破碎的原因,但我们直觉上不会这样认为。我们以为我们很客观地在做因果关係判断,然而,我们其实是从众多原因当中选择比较重要的、比较不该出现的,来当作原因,这个选择,避不开价值判断。

(你可以在黄颂竹的文章〈要人保护自己就是谴责受害者吗?〉看到上述想法的精彩运用)

对一般人来说,希区考克跟诺布的洞见重要,因为因果关係判断重要。人活在世界上,解决问题的方法,通常是找到问题发生的原因,把原因改变或消灭。如果我们意识到原因背后有价值选择,我们更容易看到更多解决方案:你不只可以藉由改变某个原因解决问题,事实上有好几个原因,你可以选。

我们应该看到更多解决方案,因为有时候眼前的解决方案太少,会让我们误以为问题出在自己身上。

例如,我一直搞不清楚楼梯间按哪个开关会让我想要的灯亮。当我站在二楼,面对两个开关,我知道一个是控制一到二楼的灯,另一个控制二到三楼的灯,但我老是会搞错。我一开始觉得很奇怪。我们的开关是那种会发亮的,直觉上,应该是灯暗的时候开关亮,来让人在黑暗中找到开关。但是每次我按下发亮的开关,结果往往是把灯给关了。

后来我发现问题所在。我们的开关根本不是那种「灯灭时开关亮,灯亮时开关灭」的。我们的开关是那种永远发亮的,只是其中几个开关上的发光装置坏了,所以永远都不亮。有些开关亮,有些不亮,让我误以为开关的亮熄是对应灯。

当然,你也可以合理地说,上面这些事情都是因为我不用心。我应该要发现开关是否发亮跟按不按无关,或者乾脆把开关和灯的位置背下来,反正又不是多複杂的事情。不过我想至少我们可以说,如果按错开关算是一种「人为疏失」,假设开关状态正常,我过去上下楼梯时的那些人为疏失,应该比较不容易发生。

「人为疏失」的原因看起来是人,不过希区考克跟诺布的洞见告诉我们,原因的判断其实包含价值判断。而心理学家诺曼(Donald Norman)则呼吁社会,有时候不要把错误归因于个人,会比较好。

在《设计的心理学》里,诺曼分享了一个案例:美国三哩岛核电厂在1979年发生泄露事故,给水帮浦停转,备用给水系统也没有正常运作,结果炉心熔毁。

这个事件本来被认为是「人为操作失误」,因为给水系统中的某个开关在前一次检修后没有照规定打开。不过诺曼所属的委员会参与调查,认为更适合把起因理解为「设计失误」。他们发现「核电厂的控制室设计得非常差,差到错误根本无可避免。这是设计的责任,不是操作员的责任」(p.34)。

我家楼梯间的灯开关设计,并没有差到谁来用都会出错,在这意义上你可以说朱家安你还是去把开关位置记好算了。但如果核电厂控制室的设计差到不管谁来用都容易出错,而且就算练习了也难以可靠避免出错,那最好的解决方案应该是改变设计。我是说,如果不考虑废核的话。

就算你不被电灯开关困扰,也不担心核电厂,你还是有理由考虑诺曼提供的意见。因为现代人的生活离不开设计,在事情出错之后,若我们总是在找到人为疏失的负责者之后停止调查,可能会无法避免下次错误。

在《设计的心理学》里,诺曼详细说明我们可以如何分析「人为疏失」,让设计上的解决方案更容易出现。人可能产生的行动疏失可以分成好几种,每种疏失的原因不同,解决方案可能也不一样。例如:

失误(slips):準备早餐的人,从冰箱拿出牛奶,倒了一些在咖啡里,然后把咖啡杯放进冰箱。
错误(mistakes):从来没泡过咖啡的人,以为咖啡豆磨好之后是要直接放进热开水里搅拌,像奶粉那样。

这之间的差别,在于人的行为跟他心中的计画是否相同。如果你恍神、没注意,导致行为跟计画不符,例如把不该放进冰箱的东西放进冰箱,你犯了一个失误。如果行动忠实反映你心中的计画,但你的计画是错的,因此没达成预期结果,你犯了一个错误。失误跟错误的差别重要,因为它们通常需要不同的方式来避免。

在我看来,诺曼的观点跟所谓的「社会学之眼」有接近之处:问题发生之后,避免草率把责任归诸于个人,从背景和结构寻找更有效的解决方案。虽然《设计的心理学》主要谈设计,但也提供大量案例分析,对于从事複杂规划和执行,在意如何避免出错的人来说,应该都会有些帮助。

当前阅读:你的错误,不见得是你的错误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