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频道成果 >tvN 韩剧《我的大叔》:评价两极的治癒写实悲歌 >

tvN 韩剧《我的大叔》:评价两极的治癒写实悲歌

2020-05-24 17:40

文/yating

写实治癒剧 tvN 水木剧《我的大叔》自 3 月 21 日开播以来,打着高收视夯剧《未生》、《Signal》导演金元锡与《又,吴海英》作家朴海英联手最新力作,备受瞩目。讲述拥有相同沉重的生活负担,45 岁男人建筑公司安全检测部部长朴东勋(李善均 饰)与 21 岁女人、建筑公司约聘职员李至安(IU 饰)出发,互相观察并治癒对方的故事。

不过,男、女主角相差 20 岁的忘年恋,播出前已引发非议,韩国民众甚至扬言拒看。播出后在韩国反映两极,首播时正值韩国反性侵运动「#MeToo」风潮,剧中暴力、不伦、窃听等情节,引起有观众质疑鼓吹暴力之嫌,进而向政府及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控诉,而另一方面,资深编导以小人物故事出发,反映韩国社会最真实面相,则让观众深感共鸣,直呼台词:「字字句句打动人心。」

风波至今持续延烧,但收视率却不降反升,平均收视率从开播的 3.9% 一路上升到第 10 集的 5.8%。而 4月 23 日韩国数据分析公司 GoodData 调查公布的 TV 话题性电视剧排行中,《我的大叔》也打败 JTBC 《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》成为话题冠军。该剧值得探讨的是以戏剧反映真实社会问题的拿捏与取捨,暴力画面是必要还是非必要呢?接下来製作组该如何斟酌,是一大课题。

编、导、演「百想」艺术大赏得主合作=收视保证?

观众初看剧时,光看标题真会以为是一部浪漫清新爱情剧,不过,其实在预告片中的字幕:「支撑着人生重量活着的人们。一无所有却渴望幸福的人们。为了他们送上即使平凡却最幸福的慰藉。」中早已一语道破该剧的宗旨。

故事以男、女主角在同一职场上相遇、捲入公司派系斗争的「贿赂」疑云为主线,展开两人关係。特别的是跳脱过往女主角傻白甜、男主角高富帅的戏码,选择 21 岁的欠债少女和 45 岁中年大叔当主角,两人个性有着鲜明的对比。冷漠、背负家中巨额债务的厌世女孩李至安,颠覆韩剧以往苦情悲惨的弱势性格人设,不仅是聪颖过人,为了还债不择手段,窃听、下药、偷窃样样来;而温暖、有着与世无争性格的「万年部长」大叔朴东勋,众人眼中看似一帆风顺的背后,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烦恼,职场上的上司居然是同校后辈,而凡事以「家人」优先的他,除了要供儿子出国读书,还得向银行贷款来养两位落魄亲兄弟。而同为天涯沦落人的男女主角相遇后,相互慰藉,成为彼此人生的导师。

由于该剧製作期相当赶,题材敏感,引发不少讨论。金元锡导演在4月11日记者座谈时阐述故事理念并回覆质疑:「《我的大叔》的『我的』二字,并非形容『我的男人』、『我的恋人』这类的关係,而是如:『我的妈妈』、『我的朋友』、『我的邻居』般,『珍贵』的关係。我听说大家说我製作的电视剧都很黑暗,但我认为《我的大叔》是一部喜剧作品,是拥有相同遭遇的男女之间互相治癒,温暖的故事。」他也希望这部作品能吸引更多男性观众收看。

而说起该戏剧的幕后团队可是大有来头,由《孤独又灿烂的神-鬼怪》製作公司 Studio Dragon 和《又,吴海英》製作公司绿蛇传媒(Chorokbaem Media)联手打造。值得一提的是编导和卡司皆和百想艺术大赏特别有缘,导演金元锡以《成均馆绯闻》拿下第 47 届电视部门新人导演奖,更以《未生》夺下第 51 届电视部门导演赏,作家朴海英也曾凭藉《又,吴海英》入围第 53 届电视部门作家赏,男主角李善均更是第 51 届电影部门影帝。

金元锡导演从写实职场剧《未生》作品一炮而红,后又以悬疑神剧《Signal》打响名号,以感情刻画生动闻名。在《我的大叔》中,金元锡导演依旧延续细腻风格,以偏慢步调、忧伤沈寂的调性,塑造出「穷困落魄」的李至安。细緻描绘其日复一日的惨淡生活,三餐都吃不起,只好偷公司办公室的咖啡包和打包打工餐厅的剩菜,在昏暗房间里独自「享用」;付不起安养院费用,只好暗中把有语言障碍的奶奶连病床一起偷渡出医院,又到超市偷推车替代轮椅。这一幕幕无声的画面,再加上不时特写女主角的破鞋、捕捉其厌世表情,生动地刻划出被讥为「地狱朝鲜」的韩国社会中,「N抛世代」(指因经济问题,被迫放弃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、人际关係、梦想等人生目标的年轻世代。)年轻人的厌世模样。

小人物的写实故事 台词引共鸣、触动人心

这个看似架构简单的小人物故事,在编剧朴海英的巧手之下,实则带入许多韩国社会议题,「N抛世代」、派遣工制度、横行霸道的高利贷、中年裁员失业、低收入户的老人安养问题等,更反映出 20 岁、40 岁两代族群的生活困境及价值观差异。除了上述女主角年轻世代的生活写照之外,还有一个重要场所—「小酒馆」,则刻划出韩国中年大叔的真实日常。这里是男主角朴东勋和进入二度就业危机的哥哥朴尚勋、放不下电影导演梦的弟弟朴奇勋和「晨间足球会」的大叔们喝酒聊梦想、谈烦恼的地方。透过每次的谈天、争执,层层堆叠出深厚的兄弟情谊,不时也会揶揄韩国喝酒文化几句:「大韩民国的中年男人没有什幺特长,有的话就是喝酒了!」,「老婆生孩子也喝、离婚也要喝、老婆唠叨时也想着酒、朋友在等着我、酒在等我、就是为了出去多喝一杯!」

除此之外,最能牵动人心的,便是编剧笔下的台词了。编剧以男主角的职业建筑结构工程师塑造其鲜明立体个性,细腻到对白都融入职业特质,例如朴东勋对李至安的人生建议:「所有的建筑,都是外力与内力的斗争,风,荷重,震动,把这些可能发生的外力都算进去,然后把内力设计得比外力强……人生也像是内力跟外力的对抗,不管发生什幺事,只要内力很强大就能撑过去。 我以为是我的东西、我以为支持我的东西,其实好像不是我真正的力量。」其他对白也打中观众的内心,如李至安对自己的恶行诠释:「活得好的人比较容易成为好人。」朴东勋对于李至安无微不至照顾奶奶的善举评论:「受伤的孩子总是容易长大。」一句句扣人心弦的台词,真的如该剧宗旨所愿:「为了他们送上即使平凡却最幸福的慰藉。」

其实近年韩剧不只《我的大叔》有暴力、血腥画面遭观众投诉,像是去年高收视率的《Voice》,和今年高收视率的《Return》都有类似的情况。对一部分观众而言,是否有以过度残暴的画面、窃听行为等剧情来达到戏剧效果的必要性,但反方观众则认为「当这些恶行被戏剧真实呈现后,会因主角而感到不捨、产生怜悯后,而拒绝这些恶行。」剩下的几集中,期待编剧和导演的拿捏功力,治癒观众的心。

当前阅读:tvN 韩剧《我的大叔》:评价两极的治癒写实悲歌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