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展品热门 >两岸三地爱拜神 >

两岸三地爱拜神

2020-06-15 12:09

我生于台中,长于台北,目前住在加拿大的温哥华。曾在北京,上海与香港居住,达十多年之久。我一直认为,在海峡两岸三地的各种问题上,比较容易达到共识的,可能是有关拜神的习俗。

我不是什幺宗教专家,但是多年来对宗教一直非常感兴趣,喜欢阅读有关宗教的书,也喜欢去教堂,寺庙,或清真寺。对自己的这种「嗜好」,我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。去年在台北过年,陪好友去算命。那位铁嘴看着我进门,自动(而且免费)地跟我说,我踩着祥云迈入他的门,可能是尼姑转世!

同行好友偷偷地説,这个铁嘴讲好听的给妳听,大概知道妳皮包里準备了大红包。

台北的龙山寺与行天宫,上海的静安寺与龙华寺,香港的黄大仙庙,北京的潭柘寺等寺庙,我都曾经是常客。但是,我最怕在路上或捷运上,碰到和尚尼姑,或耶和华见证人,坚持要跟我传教。我也很怕有人坚持要传授我道家的什幺破灾解噩的秘术。

我的家乡台湾,与大陆及香港一样,都是以汉族为主的社会,注重儒家做人处世之道,也都是信仰道教与佛教的圣地。可以说,两岸三地都是佛、道两教和平共处,同行并进的社会。在这三个地方,儒释道自然地融合在信仰制度里,规範人们的道德与生活。在同一个寺庙里,可以拜释迦摩尼,观音,也可以拜关公,孔子,土地公,或者八仙过海的任何一仙。

佛教与道教都是无神论的信仰制度,没有类似耶和华那样的真神。两者膜拜的,都是被神化的凡人,比如佛祖释迦摩尼。台湾许多庙里都供奉佛祖的三身,也就是今世佛,前世佛,与来世佛。这跟释迦摩尼并无太大的关系。道教则是中华汉族人的宗教,信仰的都不是真神,而是民间的忠义英雄,比如关公,或民俗人物,比如过海的八仙。

相形之下,西方的基督教,伊斯兰教与天主教,都有真神。入门的规定与仪式,与膜拜方式,都有一套硬性的规定。

我回到台北时,大都是搭捷运去会友,吃夜市,及逛二手书店。在捷运上,常看到身着蓝衣的慈济义工,有时也会看到年轻的外国基督教或摩门教的传教士。他(她)们的脸上,几乎都是挂着满足的微笑,让我不禁猜想,也许神真的与他们同在。

我在国外生活工作多年,返回台北跟家人过年,是我一年中最盼望的日子。妈妈在世的时候,一定在除夕夜那晚,煮了一桌的菜。我们必须先拜天地,让祖先与神先吃,等到妈妈跋杯(掷笅)到有一正一反,意味神与祖先都吃饱了,我们才可以开动吃年夜饭。

饭桌下面有个炭烧小火炉,代表围炉团圆。炉子四周的地上摆满了一圈的铜板,饭后,我们这些孩子们,每个人都发了一个铜板。妈妈说,铜板是用来保运气的,要在口袋里放好,正月十五之前不能花,否则无效。之后是这晚的高潮:爸爸发压岁钱。那些钱都是崭新的钞票,说真的要花也捨不得。

大年初一那天,我一定得陪着妈妈去台北三个庙拜拜,分别是行天宫,保安宫,与龙山寺。这天人潮拥挤,我们总是要在庙外排队很久,才进得去,入内后,要跟着人潮移动,不能久留。因此我必须紧紧牵着妈妈的手,否则一走散,后果不堪设想。我喜欢陪妈妈去庙里拜,主要是爱看庙里善男信女那种虔诚的表情。

我妈妈去年辞世。她还在时,每次我返台,她喜欢拉着我去行天宫拜拜,向神明报告我回来了。行天宫香火非常鼎盛,供着的关公,被称为关圣君,曾是人,不是天上的神。可是妈妈认为关公在庙里,那他就已变成神,会保佑我。因此总是叫我一齐拿着香,由她大声谢谢关公保佑我平安回家。

妈妈每次都乞求关公保佑我婚姻幸福,一家大小平安。现在妈妈不在了,我回到台北时,总会不知不觉地去行天宫,乞求关公保佑妈妈在天之灵。

在行天宫时,我喜欢观察善男信女的表情,或偷听他们在祷告什幺。我惊讶地发觉,有不少善男信女,跟神乞求时所使用的词彙,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才说得出来的。说真的,教育水平与信仰,有什幺直接或间接的相互关係,我至今还没完全明白。

我也曾在南非约翰尼斯堡住了五年。约堡地形高,可说是距离天比较近。因为没有太大的空气污染,约堡夜晚的布满天空星星,使得溜狗变成个享受。我遛狗时,喜欢抬头望天,在众多的星星中,寻找耶和华可能会住在哪里。可惜遛了五年狗,一直没有找到耶和华存在的迹象。

我路过教堂时,总喜欢进去坐坐,因为教堂都很宁静,宽敞而凉爽。在台湾炎热的夏天,教堂可说是最好的避暑胜地。我没有受洗过,却到教堂乘凉,招来一些非常虔诚的朋友的责骂。我向他们辩解说,我跟耶稣一样,都不是基督教徒。耶稣在约旦河受洗,是成为犹太教徒,不是加入基督教。

在我来看,耶稣也决不可能是基督徒,因为基督教是在他死后才开展的。基督教可以说是个会员制的团体,没受洗就等于没有缴会费,不会被接受。

我在国外旅行时,喜欢参观教堂或寺庙,以了解当地人的文化。几年前,我在墨西哥市玩,发生了改变我一生的一件事,从此喜欢阅读有关基督教与天主教的书。

那天,导游带我去参观前苏共革命领袖托洛斯基生前的寓所。托洛斯基在与史达林的斗争中失败后,被放逐到墨西哥,由墨西哥着名左派女画家FridaKahlo庇护,住在她提供的房子里。就在那个屋子里,托洛斯基于1940年被史达林暗插的KGB佣人,用冰斧打死。那个房子后来开放参观。

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,导游建议我下车在路边的咖啡亭喝一杯咖啡,那是墨西哥人早上最喜欢的活动。排队买咖啡的人很多,我等得有点不耐烦,看到转角有一间小教堂,就决定先进去看看。我一踏入教堂,即刻被一道强光照得看不见任何东西,朦胧中只看见一个黑影,缓缓地在强光里往上升。跟我同行的导游与其他游客,都没有看到或感到任何光或黑影。他们説,太阳可能太大了,晒昏了我。

我后来曾经跟几个朋友提及此事。他们说,我的八字大概太轻,容易见鬼。劝我少走夜路。

为了找出答案,证明自己不是中暑,见鬼,或发神经,我开始阅读西洋宗教讨论鬼神与幻象的书。可是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答案。后来却因此而对天主教与基督教产生莫大的兴趣,并且爱屋及乌,也爱读、爱买有关伊斯兰教与佛教的书。

两年前,我再去墨西哥市玩,回到了那个教堂,在同一个地方喝咖啡,站在教堂同一个门口。但是光亮及黑影不再出现。我猜想,也许我对朋友曾经说了太多的谎,或者路上碰到乞丐时老是先怀疑他们是骗子,因而被神抛弃了。

我曾在上海住了五年。那期间,曾去参观位于上海市郊,约一百米高的佘山山顶上一个古老的天主教堂。那天,我目击了我一生中最难忘怀的景象之一。那是五月的一个日子,是所谓的「圣母月」,也就是天主教的朝圣月。

那日,我坐在一辆载满外国贵宾的小巴里,由中国公安为我们开道。因为山路狭窄,路上人多,车子开得非常缓慢。山路两旁的行人,都是头髮灰白,身穿蓝色袍子,上了年级的老人。他(她)们一步一步吃力地,走向山顶的教堂去朝圣。我当时想,这个现象证明了,共产主义永远改变不了人民的宗教信仰。

敬神,畏神与拜神,都是因为人的需要而延续不息。两岸三地如此,全世界也如此。心中有神的人,大部分心中有一把尺,衡量自己的行为。

当前阅读:两岸三地爱拜神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