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无人人类 >「结婚女郎」的1、2、3、4、5 >

「结婚女郎」的1、2、3、4、5

2020-06-11 08:35

文/周昊

一场又一场孤独的恋爱,在那些「自以为是」的情节里,直到分手,才惊觉原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独角戏,回忆起「那些年的恋爱」,背景乐彷彿听见心碎的声音⋯

1、2、3、4、5︙

  这5个数字唸起来不过就是就5秒钟的时间,但对于河之来说,每一个数字代表着一段过去, 每数一次,过去就像挥不去的梦靥,提醒自己过去的恋爱有多惨烈,遇到过几个MR.Wrong,谈过几场不怎幺「称头的恋爱」,那算是恋爱吗?每回数数血液变在身体里翻滚,她常想或许就是这些数字让她变成了今天这样的「自己」,变成一个大家眼中的「结婚女郎」,变成一个与情感渐渐绝缘的女子,但这是从什幺时候开始的呢?从极度渴望到与爱情渐行渐远,1、2、3、4、5︙

用「结婚」摆脱宿命

老人家常说:「女孩子不要算命,要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去算命,才会转运。」河之的好朋友Jacky听说城隍庙那里有位道长算命超级厉害,于是带着河之去试试,反正算得好不好,已经都这样了,河之死活坚持要去算算。拿着别人推测的命运似乎要比自己看待自己的命运来得更加清晰。

  Jacky和河之两人并排坐定在道长面前,道长神情淡定,拿出一张白纸,放在Jacky和河之之间,捋了捋鬍鬚说:「谁算,谁写。」河之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上—于河之,出生于四川自贡,1976年,农曆3月22日出生,早晨6:00。

  道长看了看白纸黑字的笔体,又端详了半天,开口说:「小姐,妳是姻缘曲折的人,我觉得这次妳一定会离婚,但是这是妳最后一次离婚。」道长看着河之说:「第1段爱情是你无法选择的爱情,父母指配,妳除了接受别无选择。第2段爱情和第3段爱情纠葛在一起,结了离,离了结,结了再离。妳的心也散了。第4段爱情,是妳莽莽撞撞想要逃避爱情时遇见的爱情。妳的第5段是再也离不开的爱情,当然只是感情,而非婚姻,你们俩会长久地走下去,但却无法与对方相爱,互相慰藉的只是身体和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。所以,妳的劫数是5,你的命运开始也是这5,不要瞻前顾后,珍惜眼前人,才好。」

丰富的情史,连好友都不知情

  回家的路上,Jacky再也忍不住问河之:「哎,妳也太猛了,道长说的可都是真的?」河之:「嗯。」Jacky:「妳也太淡定了,就回答一个嗯字,把这5段感情就这样过去了?我们认识快有5、6年了吧,怎幺道长说的事,我完全都没有跟上进度?」

  河之说:「妳想要听哪一段?还是我这绝望而又想要挣扎出来的纠结人生?」

这幺多年,这些事就像块石头,把心重重地压着,丝毫没有任何喘息的空间,久而久之,她不但懒得跟人提起,就连自言自语,也都不愿触碰到感情这个部分。那些过去不是绝口不提,而是压抑的太深,也就几乎连自己也欺骗了,彷彿这些人从来不曾出现在她的生命中。

她回忆起那段感情,褪色的犹如墙上的壁纸。


  嫁给第一个人,不是她心甘情愿的。在四川老家这样的地方,到了年龄还不出嫁,是会被人指指点点的。17岁的花漾年纪,连选择人生的机会都没有拥有,就成了陌生人的妻子。但她真的不甘愿一辈子待在小山村里,成天餵猪、种田、带孩子,因为父母的安排她选择顺从,但对那样年纪的少女来说,谁不想离开那鬼地方呢?

  谁想连青春都还没开始就结束呢?那时她的心里还是偷偷地盼望着,要能够离开,她希望能够重新开始。

原来爱情也有赏味期

  后来在偶然的机会下,她碰到了第二个人、也是第三个人,那年23岁。她第一次在城里朋友的饭馆里遇见他,一脸书卷气,对他一见锺情,一心只想跟着他,纯粹地只要待在他身边就像拥有了全世界,她想,那应该是我第一次遇见「爱情」,也是第一次最靠近爱情。


  之后她跟着他到了上海,令人眼花撩乱的繁华之都,从纯朴的小山村到车水马龙的城市,空虚常会在独处时钻进心扉,然后浓烈的爱情也跟着缝隙悄悄地流逝,她终于嫁给了「心上人」,却敌不过残酷的现实,他变了,原来在美好的爱情都会变质,他终于还是从枕边人变成陌生人,「相敬如宾」的情感还是成了「相敬如冰」的隔阂。她甚至想不起他转变的过程,也想不起来他说爱她的誓言。原来,爱情如同香醇的烈酒,久了还是会在空气中挥发不着痕迹。

  河之想要成为上海人,或许成为真正的上海人,她也可以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。她跟他离婚后,终于意识到久违的现实,她回头去找他,想跟他重新开始,所以她要自己吞下那些不愉快,那些她离开他的理由,再一次嫁给他。

  后来她找了销售的工作,因为业绩不错,顺理成章买了房子、车子。随后他们有了现在的女儿,河之觉得为了女儿,要更加努力地赚钱,至少不要再複製她曾经有过的生活。与他再婚的这段日子,工作填满了她的内心,但心灵却反而被整个掏空殆尽,现实就像一只兽,吃掉了她的爱情与梦想。她学会了向现实妥协,她学会了抛开一些,只为了能如常的生活。但后来她又遇到了另一个人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灵魂还活着,没有被现实的骆驼拖走,所以她,又离婚了。离婚不是因为别的,是她不想要凑活的过日子,她对于爱的渴望是无人能及的,她还抱有希望,不管如何,知道自己依然期待爱情,正好两情相悦,爱情的浓度是相同的,那年她,32岁。

爱情之于婚姻,如同鸦片


  结婚、离婚之于她,如同喝水与呼吸一样自然,频繁的程度连她自己也不懂,这样的寻觅是为了什幺?

  33岁,河之的第四个人出现了,她在的四个人身上学会的爱情课题是「价值观」,她终于明白自己再也无法和「价值观不同」的人一起生活,她又离婚了,她变得没有安全感,意识到「钱」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比一切都重要,有了钱她可以获得一切她想要的安全感。


  离婚时,河之的老公问她:「妳要什幺?」河之毫不犹豫地说:「我要孩子和一笔抚养费。」为人母最本质的选择,过了不久,抚养费被河之挥霍光了,她又把孩子送回前夫身边,告诉前夫:「我不要孩子了。」

  前夫问她:「那我的钱呢?」河之:「花光了。」沉默,她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爱上任何人,包括女儿,在她的人生观里,已经没有谁爱谁,只有谁对谁有用,谁对谁没有用。

她真的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。

一场不曾痊癒的爱情感冒


  39岁,河之的第五个人。河之:「你还要听吗,Jacky?算了,不管妳听不听,我都要说。」Jacky开车,河之依然自顾自的说着,第五个人,他每天打牌,不回家,所以我也自己玩自己的,这样挺好的,大家互取所需。」

  Jacky似乎察觉到了什幺,问河之:「你有没有觉得对不起妳的女儿,每天寄宿在这个朋友,那个朋友家,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妳完整的爱?」河之苦笑着说:「完整的爱,我还没有得到过完整的爱,她怎幺会有?」Jacky回答她:「可是孩子是无辜的,她没有错,你给了她生命,就要对她负责。」河之严肃地说:「我怎幺没有对她负责,是我没有给她过好生活的机会,还是没有给她买玩具,我每个月还要靠赚得的房租来照顾她。」



  Jacky无奈地摇摇头,「河之,身为好朋友,我知道妳本质并非这样,妳总是不断地轮迴在爱人、被爱、背叛、遗弃、遗失的宿命中,带着如此悲观的态度谈出来的爱情怎幺可能完美?怎幺可能得到妳想像中契合的另一半,当你觉得自己可悲,可曾想过妳的前夫们与女儿,可曾获得妳真心的付出?」河之望着远方:「所以我想要离开,却又离不开,因为他无慾无求的对我好,而我只把他当成生活里的﹃需要﹄。」Jacky:「妳仔细想想吧,或许妳已经丧失了爱人的能力,已经分不清什幺是爱,什幺是需要?」沉默,在两个女人间蔓延,有一种淡淡的哀伤,也像一场不曾痊癒的感冒侵扰着她的心,或许她从来就不曾在「完好」的状态下认识爱情,认识她生命中的1、2、3、4、5︙


※老派恋爱救急观点:

爱情不是唯一的救赎

  我常常觉得爱情没有什幺规则与公式,但有个不变的基数是「爱自己」。所有爱情的问题到最后都会以这个答案作为总结。但「爱自己」的同义字绝对不等于「自私」。渴望让爱情成为人生的救赎,这无疑是飞蛾扑火的举动。3、4年级的爱情很老派,他们也许是相亲结婚,但却可以白首偕老,一样是从「陌生人」睡成「熟人」,又从「熟人」睡成「自己人」,这过程只差了一个「认命」与「了解」。

  于是在3、4年级的「认命」中,爱情从一知半解中开花,然后慢慢地再从绚烂归于平淡,人之所以拥有缺点是为了要找对的另一半来填补,但没有人天生密合,即使有,也微乎其微,老派恋爱会将自己的稜角慢慢修饰好成为填补对方生命中的彩石,而现代的爱情碰撞出激情也易碰撞出伤口,然后就转身离开,但这需要经过多少次的碰撞才能找出契合的另一半,或者对方也只差一点点就能填补进你的生命。

  或许修饰那些稜角的人也从来不会是自己或是另一半,而是时间。在河之的这场恋爱中,她彷彿闭着眼睛,抓到了谁就是谁,却从来没有想清楚,需要与获得真正的意涵,于是爱情就像一个又一个命运的玩笑,到头来只是一场又一场孤独的恋爱。

在救赎自己与他人的爱情之前,先用X光彻底把自己扫描一遍,弄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了爱还是需要,才爱上眼前的这个人,这才有幸福的可能。

本文出自《把你自己还给你2:设计爱情把自己準备好,才能遇见值得爱的人》立京文化出版

「结婚女郎」的1、2、3、4、5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当前阅读:「结婚女郎」的1、2、3、4、5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热点资讯

时尚图库

猜你喜欢

历史资讯: